个懒格子

杂食生物 (:312是一个没有cp洁癖的人 欢迎各种安利交流【期待

有时会产很劣等的粮自娱自乐 懒癌晚期

逆裁坑热恋期 欧美圈常驻人士 死宅max

【NH】死灰复燃(上)

-就爱看他俩打来打去
-不过哥哥没了弟弟却相当忧郁…
-小刀片预警,ooc,很可能不甜,如果雷到请务必关掉不要破坏您的心情

-【食用愉快<3】

-

-

-

-


(1)
天空在此时此刻泛着奇异的紫金色,空气热得令人发指。不安与焦躁在我心底咕噜着冒泡,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那座颇为著名的地狱门伫立在地狱与主世界的交界处,我的眼前。身边炽热的魔法粒子仿佛携带着部分地狱的死寂,连着周遭的地貌也变得一样谲诡。

传说这门并非普通的,黑曜石和火的简单组合,而是由Herobrine在复仇的欲望下直接撕裂空间的后果。但Notch仍然履行他的责任,打败了他。还有多少年前第一次大战的诺言——他终于杀了他。

那一天,举国欢庆,无人不颂扬Notch的深明大义,正义勇敢。恶魔永远地消失在光明下,再也无法出来作妖。

呵。但我从来不信史书上的内容,不是不想信,而是不敢信。把神说的那么光明伟大,还有那些赞颂,歌唱…天啊。有什么真如此光明么?

紫色的粒子在我身边漫无目的地盘旋,我却只感到荒凉。黄昏将至,云朵被太阳最后的余辉点燃,照亮了整个天空。是几乎能填充整个视野的空间裂缝让我停住脚。站在裂缝前的人看起来是那样渺小,却意外地引人注目,以及与身型所不匹配的,沉稳与坚定。

我走近他,尽量冷静地打了声招呼。

男人抖了抖宽阔的肩膀,不紧不慢地回过身来看我。他半眯着眼睛,瞳子在兜帽的阴影下像蒙着灰纱,但在那略有些惊讶的目光的审视下,我却仍感到温暖如故。

“你为何故,才到这危险的地方来。”他这么说,无论神态或是表情,都政治家式的完美。光明的,伟大的神对我微笑:“你最好赶紧回去,这里并不安全。”

“我来这,并非单纯地敬仰神迹。”
我对他微微颔首,裹紧了身上的风衣,
“很高兴见到您,Notch。我了解到您来到这里的原因,这才前来拜访。”
Notch笑了笑,他看上去一点也不相信这个说辞:“我来这里的原因显而易见,守护你们的安全。我没有看到任何的疑点。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毕竟你能见到我,确实是一个巧合。”
Notch很忙,我深知这一点。
我必须把握住机会。
我深吸一口气:“您来这儿的原因,和您的弟弟有关。而我正是为此而来。”

尽管我的语气已经足够小心,Notch仍不出意外地顿了顿,笑容有了一瞬间的僵硬。我甚至做好了接受他怒火的准备。
但他只是闭了闭眼睛。
“你胆子很大,孩子”
他睁开眼时,所有温文尔雅的伪装已然卸去。明亮的锋芒在他眼中一闪而过,我不禁瑟缩几分。我从没忘记他是谁。
Notch是神,是圣父,是这世界的创始者。
他深深地看着我,似乎要看到我脑子里去。我几乎以为我要失败了,但他随即将头偏向一边,眨了眨眼睛,疲惫地叹了口气。
哦哦,看来这次是我赢了。
“我没有恶意。”我看他似乎态度松动了些许,忙诚恳地表示善意。“我只是…好奇。”
“好奇不是你触犯我底线的理由,孩子。”Notch低声说,他威严的声音里所隐含的怒意让我颤抖。“更何况,你无权知道这些,这无关恶意与否。”
“我做了功课。”我说,“那些供奉你的人实则让你守各种各样的规矩,包括杀害你弟弟这其实没有丝毫必要的事情。”
Notch饶有兴趣地挑起眉:“杀害?我还是头一次听见有这样的说法。”他的神色不经意间因此缓和许多。“你觉得Herobrine没必要死?你是不知道他做过多少错事吗?”
看Notch的意思,看来我是第一个对他痛下杀手有不同看法的…凡人。
“我是做了功课的,我的神。”我重申道,“而正是因为这些,让我不得不找到你——”我眨了眨眼睛,它们的刺痛让我不得不用更多的力量去压制:“让我得知真相。”

“虽然Herobrine做了很多错事,但该死的人却还是在死。正是内战的频繁才让你不常回主世界那边吧?”我不敢与他对视,只瞥去几眼,Notch仍面无表情,“他让人类团结,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

“你是不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吗。孩子。”Notch半笑不笑地道,“我的弟弟是个杀人犯,这点毋庸置疑,他明明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保护者,却反其道而行,我放过他一次,不能放第二次。真相?这就是真相,那些书,你难道没读过吗?”

我张了张嘴。一时不知怎么接下去。

“今天是他的忌日。”Notch突然开口,着实吓了我一跳。他面无表情的脸上蒙上了一层肃穆。“你能借此找到我,确在情理之中。”
“我愿与人讲述,只怕你没有足够的力量保守这秘密。”他淡淡地看着我,眸子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会杀了你,如果你执意要知道。”
神与凡人,差距如此之大,注定无法相互了解理解。神的意思足够明显,好奇心大多数时候会害死猫。

我没敢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Notch却是随即摇了摇头,一撩斗篷坐在了地上。他闭上眼,微微皱起眉,饱经沧桑的面容上有一刹那浮现出脆弱;但也只是一瞬间。他改主意了,我知道。

我等待着。待他再睁开眼,他笑了。他仍绷着脸,却声音平静地示意我一同坐下:“放松,孩子。我无意剥夺你的性命。我想我会让你忘掉这些——但现在,你会知道你所有想知道的。”



(2)
那天就像在做梦一样。
他杀了Herobrine,创世神之一,堕落的恶魔,他的弟弟。
他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再度回想起来满脑子都是浑浑噩噩的雾,黑灰色交织在一起,如何也看不清的东西。
但同时他又记得清晰。
“我不会原谅你。”他记得那个熟悉却陌生的声音这样说道,虚弱无力,喉咙里像是堵着东西。只有脆弱。“我从不后悔我做过的一切,你…”
他下手了。手下鲜活的肉体一阵抽搐,Herobrine尖叫着,绝望又痛苦。
但这一次,不像头次他们的交锋,他的弟弟没有再向他求饶,或是打出任何亲情牌——他像是释然了一般,放弃了所有筹码,心机与恶毒。Herobrine瞪着那双明亮的白眸看着他,就如同小时候世上唯有他们二人的时候,专注而充满温情。他不知道他渴望那份温情已经多久了,但现在那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生命流逝的痛苦顺着颤栗的指尖直通入他的心脏,仿佛要穿出一个洞来。
Notch收紧胳膊将弟弟抱得更紧,他战栗着,同时剑刃捅得更深,神的生命力之强,谁也不能有一个明确的定数。他需要确保Herobrine死,以及一个全尸,这是他给他弟弟最后的尊重。
但这过程无疑让他们两人都受尽折磨。
Herobrine很快发不出声音,嘶哑的吐气声在他的耳边断断续续地回响。他紧搂着弟弟的身体,此时此刻才发现他的弟弟其实一直都非常瘦弱。而魔王此时脆弱地可怕,魔王就要流干所有的血液,天堂或是地狱,都不会收容这灵魂。
Notch木然地保持着手臂的力度,Herobrine的回应越来越弱了。似乎是最后的最后,魔王努力保持着傲然,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仍带着点戏谑。
Herobrine小声说,我们斗了一辈子,最终还是有个结局的。
Notch完全无法思考,他只能凭着本能缓缓开口:“你怎么还没死?”
“我恨你。”Herobrine却是说,清晰到Notch甚至无法完全听懂。“我也知道你恨我。”
“再见,哥。”
伏在他身上的躯体失去了灵气,他几乎是同一瞬间就感知到死亡的到来。Notch抽身退开,将剑一并抽出来,随即甩手将其扔至一边。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全都是血,他弟弟的血,早已凝固,在手心粘腻不堪。
罪恶感与正义感同时冲击着大脑,对与错如同矛和盾一般喧嚣,Notch只感觉头昏脑胀。看着怀中Herobrine失去色彩的白眸,僵硬的肢体,或是尸体,他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
Herobrine死了。
世界将会赞颂他,用鲜花与欢呼,赞颂这伟大的一天。
Notch抱着尚带余温的尸体跪了下来,这地方非但不冷,还热得恼人,但他浑身上下却在抖个不停。他低着头,在他仍在愣神的功夫,他似乎感受到有东西从他干涩的眼眶中悄无声息地滑落,又凉又湿。
他的身体轻飘飘的,仿佛已经消失了。



【TBC】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