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獭_x

杂食生物 (:312是一个没有cp洁癖的人 欢迎各种安利交流【期待

有时会产很劣等的粮自娱自乐 懒癌晚期

逆裁坑热恋期 欧美圈常驻人士 但最爱的还是Minecraft的NH 宿敌骨科杀我 永不脱坑

【NH】死灰复燃(下)

Minecraft同人,创世神兄弟相关
清水HE 请放心食用
过了很久才产出的下半部分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因为这个tag太冷了 就不在此放上半部分的链接 因为挺好找的…
以上

前情提要:由于政见不合,Notch亲手将剑刃送进了Herobrine的胸膛。




这以后将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Notch如是宣布道。

Herobrine死后魔兽便再成不了气候,人类则反之在战场上高歌猛进,不多时便清除大多数据点夺回失去的城镇。所有人为魔鬼的死亡载歌载舞,并用欢声笑语歌颂他们神王的英明神武以及磐石般坚定不移的守护之心。

几乎所有Notch识得的人都送上了他们最真挚的敬意,较亲近的更是送上几份珍贵贺礼。无一例外,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完美无缺的笑颜,政治家们头一次实打实的高兴着。
他们都在说:“恭喜您。真是多亏您,这世界才少了一个祸害。”

少了一个天大的祸害。

这是他一直以来不变的理由。他最坚定的后盾。他心中的秤。
于是Notch抛开兄弟情深。他同样回以致意,数只玻璃杯碰在一起——窗外震天的鼓号,烟花爆炸的嗡响,还有人群兴奋的呼喊都混着撞进他的耳朵。他放声大笑。

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i)
第二年这时候,Notch仍在清理已经毫无抵抗能力的魔兽余党——他不常干预世界,但规则的重建仍需要他的帮助。该死的,这世上不应有这些怪物,不应有痛苦,不应有这么多的不和谐。他的人民不该承受这些。

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也依旧如此,Notch试图将光撒遍天涯海角。不再有污垢,不再有黑暗的角落,不再有噩梦。他保佑他们。

随后Notch离开了人间,将世界规则修改完毕,自此世界变成了他想要的样子。那场千年之前劫难带来的后遗症,自此终于画上句号。

没有喜悦。待他恍惚间站定,这才想起还有一件事尚未做到,于是他又反身回去。再次站在土地上时,发觉人世已经是百年之后了。

Notch一路走去了地狱裂隙。

那裂隙是Herobrine逃出他千年禁制时留下来的残骸,连通地狱与主世界,在一个很荒凉,很普通的小山坡旁,现在因为这地方差的可怜的气候变的光秃秃的。

当初Herobrine太急于将地狱军送进来,便只顾着将本不大的裂隙撕开,反而忽略了亲哥要杀自己的决心。现在人死灯灭,Notch无法修复,这门也随之永久滞留在此处。他没必要继续羞辱他死去的幼弟,便直接把尸体抛回那地方去,想着让滚滚熔岩做那人的葬身之处,什么也别留下来才好。

Notch在裂隙前站了许久。

“哦,你来的真晚。”
“挺忙的吧。”

他猛得回神,却是Herobrine的声音从他背后挺平稳地飘过来:“看来我死了,世界果然和平。”
Notch没有扭头,裂隙淡紫色的光打在他的脸上。他面无表情,但疲惫印在他的眸子里。
“我不会说抱歉的。”良久,Notch才慢吞吞地开口道:“现在国泰民安,人们各司其职,没有你领导的魔物一盘散沙,不足为虑。”

“我已经死了,你却还这么认真较劲。”Herobrine听起来不怎么高兴,但随即便收了冰冷的壳子,只是温和地讲道:“政治意见对死者很重要吗?”

他终于转过身去。Herobrine仍穿着死时那身衣服,只是血已经干透了,大部分都暗沉地渍在胸口上。天哪。片刻的意识模糊,呕吐感从胃底直击心脏,Notch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现在你说了算。”

Herobrine慢慢勾起一个微笑:“那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可以滚了。”

“这么快吗。”他这么问,“咱们可已经一百多年没见了。”

“你真那么愿意欣赏我的惨状吗,真残忍。”Herobrine说,“你愿意多看会儿就多看会儿吧。要是敬爱你的人民知道你有这种癖好,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但Notch只是将他又打量一遍,眼神颇为复杂,便不再说话了。他们在沉默中相对度过了这天的最后几个小时。Herobrine入夜后很快躺在土坡上睡着了,但Notch一直清醒着。他坐在Herobrine身旁望着眼前某个不可名状的点,活像一座雕像。直到太阳再度升起,黎明攀上弟弟苍白的面庞,Notch这才悄无声息地起身离开。

(ii)
安顿好一切后便权当个观察者了。当Notch确认好暂时不会有什么阴谋浮现
来毁灭世界,他便跑去别的地方四处游历——浩瀚宇宙无穷尽的壮美景色几乎让他忘记了所有过往。Notch尝试着重新开始,他建立了新的世界,但他再没试图创造过一个同行者,苍天也没因Herobrine的死亡再给他变出一个来。可能神就是,一个便够了。

Notch真的非常孤独。

若是一开始就如此行走在冰冷的位面之间,他或许可以习惯,甚至享受这只属于自己的寂静时光,但不行。诞生后与兄弟共享的那段日子赋予他的绵长温暖,比光还要经久不息,在他不曾意识到的时便悄然融入了灵魂深处。那之后所有的黑暗日子相加,甚至都无法掩盖它的一丝一毫。

神爱所有他的子民,但神不应拥有爱,哪怕任何形式的爱。

每当孤独变的再也无法忍受,这爱便驱使着Notch回到了那个裂隙前,那个光秃秃的土坡旁,他半个灵魂葬身之处,只为和他死去弟弟的灵魂说上几句话。在不知第几次放下手头的工作,急匆匆地赶回来后,Herobrine叫住了他。

“这荒谬的一切该结束了。”Herobrine干巴巴地道。

“我不明白。”Notch说。

“你不能装的好像我没死一样!”

他那白眸子的兄弟狠狠瞪着他,死后头一回满脸鄙夷:“你这可怜虫,你的人民要是知道你幻想出来你死去的堕落兄弟来消解自己的愧疚…”

“我不在乎他们。”

“你当然在乎!该死的!”Herobrine现在确实是在大吼了,他手指指着胸口,声音在颤抖:“这他妈就是在乎!你后悔捅死我吗?你根本不后悔。你他妈还把我的尸体扔进岩浆了!”

Notch冷静地看着他,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疯子。他以前没少这么看他的弟弟,而每次Herobrine都会因此暴怒无比,但现在那双回望的白眸子里只有可悲。

“你自己分明亲自检查过,我咽气了。你看着我慢慢死去。”对方喘息着道,新鲜的血开始从胸前流出来。“要是我没死,我会跳起来打烂你的脑袋,锤爆你的城,而不是他妈的几千年都蹲在这跟你谈心。你了解我,你知道的。”

酸涩感开始在他胸腔里狠命挣扎,像只囚笼里无助扑棱的鸟。Notch眼看那人的血越流越多了,他头一次开始感到无助。他张开嘴,有太多话涌上来,却发现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对不起。我没有一分一秒曾想让我的弟弟去死。我想你活着。我想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爱你。

Notch深深叹息。他缓缓扳住对方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而Herobrine没有挣扎。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活着。”他郑重地说,“你会原谅我么?”

Herobrine笑了笑,一点也不为如此的跳跃性的问题感到惊讶:“我会吗?你觉得呢?”
不会。他想。
“从现在开始,别做白日梦了。”魔鬼告诉他。
Notch眨眨眼,眼前便只剩下那个孤零零的裂隙了,虽庞大至斯,却空无一物。他的手缓缓垂下去。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那问题的答案了。


(iii)

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沉默了一会儿,在那琢磨了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我谢谢你啊。”

“不用。”Notch回答,随后垂下头。他大概是以为我是在感谢他的讲述,虽然说我也确实挺高兴他能跟别人说说,不然该多寂寞啊,不是吗?

我耐心地等他又回味了一会儿,这才开口:“再重来,你还是会杀他一次,不是吗?所以有什么值得伤心的呢。”

后者盯着裂隙沉默了半晌。

“或许会,或许不会。”他这么说,“总归会有比那更好的办法吧。”

我眨了眨眼,决定不再压制眼眸的痛感——之前强行改变眸色对我来说不太好受,现在终于不用继续伪装下去。我的眼前一阵发白,一摸溢出眼眶的东西,结果发现都是血,黏糊糊又泛着铁腥气。而此时Notch抬起头来。

时间仿佛在这个瞬间凝固了。

我呲出牙齿,露出一个讪笑。可能是满脸血让他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Notch脸上一片空白。于是我掀开他的兜帽,生怕他还以为是幻觉,便将血指印也留在上面,他的脸瞬间暴露在阳光下,与他震惊的表情一起。

“兄弟。”我得意道。


“祸害遗千年。”


END









-后记-

我等了一会儿,见他仍好像没能反应过来似的,便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脸。Notch一激灵抓住了我的手腕,力道大到几乎要硬生生握断我的骨。

“你…”Notch死盯着我的脸,声音低沉:“为什么这么久?”

“你把我尸体扔岩浆了。”我干巴巴地说。“这又能怪谁呢。”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