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獭_x

杂食生物 (:312是一个没有cp洁癖的人 欢迎各种安利交流【期待

有时会产很劣等的粮自娱自乐 懒癌晚期

逆裁坑热恋期 欧美圈常驻人士 但最爱的还是Minecraft的NH 宿敌骨科杀我 永不脱坑

【蓝图仓鬼】于很久之前



Summary:迫于上级命令 蓝战非不得不的带着他的三个队友一同前往敌国境内窃取情报,而他们对那是什么玩意一无所知。

一个俗俗俗俗俗俗且ooc的故事
私设堆 半吃鸡AU
cp战鼠无差
写的烂甜也比不过官方 但真的好吃啊就瞎产!来互相伤害【激动


(一)

蓝战非在团里是数一数二的强人。

啊呀呀,他技术是真的不错。别人都这么讲,给他一把平底锅都能给你玩出花来,不敢不服的。

对于平底锅这一点,他其实自己不敢苟同。但论起技术,他确实有两把刷子——系统作战演习的时候名号便已经在地区内传开了,那会儿说是团里有号人天天晚上吃鸡。队友仓鼠王就给不知道的人科普,说是据说由于以前条件艰苦没多少肉吃,蓝胖子实在饿得慌就拼了命地哒哒哒哒把对手都淘汰,自己就奔那烧鸡去。

仓鼠王一边给别人眉飞色舞地讲一边嘴里还念叨:“哒哒哒哒哒—”

蓝战非就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这时仓鼠王发现他就站在不远处,那眼神先是惊讶,又倏尔融化成一汪暖阳似的蜜。仓鼠王就对着他傻乐,那他哪还能想到别的,满脑子都被“这人咋这么可爱呢”的气泡塞得满满当当了。

虽说今非昔比,但蓝战非在演习里的高胜率就一直保留下来,尽管他后来开始带队友,比如仓鼠王,比如图图,后来还结识了小鬼,这点也没改观多少。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别人现在都在睡梦里欲仙欲死,但他就得和他的三个小队友蹲在飞机舱板上崩着弦准备跳伞,的原因。

“保持通讯畅通。”蓝战非提醒道,他用手里的M16A4轻轻敲了钢板。“我们准备跳了,记着咱要干什么,拿了东西就走。好吗?”




还没开伞他就觉出不妙来。

“蓝战非你在哪呢。”仓鼠王的声音从他后方和耳麦里一同传过来,混着点夜间萧瑟和电子杂音。“我好像要被风刮跑了。”

“往我这来,我就在你前面。”蓝战非对着通讯说,“图图?小鬼?你们怎么样?”

“我也要被吹跑啦!”图图在通讯里大喊。风卷着她的信号漫漫飘开,离目标地点愈发远了,小鬼就有点着急:“我跟她一块吧——图图你往镇子里落,我也去那。卧槽这风有点毒啊!”

小鬼因为先行跳早已经下到很低的高度了,蓝战非一低头就看见他的降落伞在气流加持下不分东西南北地旋转着也跟着往远处去了。要完。他心里想,嘴上也不闲着:“这他妈不是演习啊!能不能认真点了!”

“别急别急,这野地没人看着,咱这次很稳,绝对能顺利完成任务。”小鬼安慰他道。但这对他帮助不大,他能感觉到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焦躁感开始充斥在他身边急速滑过的气流里,丢不掉。

心脏紧缩。碰。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被派遣出来做特别任务,正值和平年代,帝国不愿做首先挑事端的那位,但私下扔会搞点小动作来保证边缘局势如所料般发展下去。所以这次任务没有问题,他们为此都签过保密协议。

我是军人。蓝战非瞪着眼睛想,目光在眼下不同深度黑上来回梭过,没什么明确焦点。军人该彻底服从命令执行命令,而不是想些有的没的。

可为什么是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人类绝迹的岛?什么东西会恰好落在这种地方?这到底发生过什么?

“绝地岛绝不简单!”仓鼠王曾在拿到任务细则时信誓旦旦地跟小队里讲。团里人都知道这竹竿似的新兵拿枪不怎么行,数据分析却有把刷子,蓝战非自然也信术业有专攻这种事,反正他是看见数字就头疼。“它被列为不宜居住地的原因是核泄漏,但我查了之后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他观望四周。突然放低了声音:

“绝地岛以前有很多人住的,国家都在隐瞒真相。而且这地方也根本不是咱隔壁管辖,领导没说真话。我们真的要去吗?”

蓝战非打了个寒战。

有什么东西不对,会是什么?他不该带着他们来。仓鼠王到现在还跟个棒槌似的,也就是个拿着枪只会扣扳机的主。图图也没好到哪去,一个主电子专业的女孩子就根本对真枪实弹杀人性命没什么概念。小鬼的实力他相信,可是——

“蓝战非!”仓鼠王喊他。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而他在这一刻奇迹般地豁然开朗。

“我在。”他说。

蓝战非提口气,伸手拉开降落伞。

TBC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