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懒格子

杂食生物 (:312是一个没有cp洁癖的人 欢迎各种安利交流【期待

有时会产很劣等的粮自娱自乐 懒癌晚期

逆裁坑热恋期 欧美圈常驻人士 死宅max

我可能以前用了假手机

一个新奇的脑洞,玩梗,当然。
一个骗子似乎被骗了的故事。
我爱狗哥。






1.
今天天气十分明媚。我望着天无所事事,觉得浑身痒痒,一时不得要领,但相信很快我就会发现问题所在,毕竟我是那么聪明机智。我环顾四周,默默观察10分钟后得出结论——
我没有手机。

但我也没有钱。这很棒。
不这一点也不棒。

我走到埋头玩手机的小孩身后,友善地问候道:“娃啊,借叔叔看看,给你买棒棒糖。”

小孩盯了我有10秒,突然大喊:“妈妈!”

女人跑来牵起小孩的手,瞪了我一眼就飞快地走掉了。不少人冲我投来警惕的眼神,但只是我悻悻地看着他们远去,愈发意识到手机多么不可或缺。我曾经不怎么珍惜它,直到不久前它被小偷摸走了——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2.
我迫切地需要一部手机。

自从一周前丢了以来我如此迫切地发觉自己需要一部手机来维持生命。

今天我仍在公园里瞎逛,拿着麦当劳的麦香鱼汉堡。人非常少,以至于我轻易地发现河边杵着一个扮相很神秘的大佬,我好奇地走近些,发现这兄弟顶着鸭舌帽围巾拉到鼻子,一身黑风衣在风中飘。他的手里攥着一部手机。

一部手机,老天。

于是我走得更近了。真是神了,他缓缓扭头看向我的时候,我甚至距离他还有一米多。

“嘿,老兄…”我干巴巴地道,“别这么看我,你就像头狼。”

他没说话,但仍盯着我,有点不耐烦。我赶紧继续道:“你能借我手机一用吗?”

“…你,”

他顿了顿,“要干什么?”

“我手机丢了,老兄。”我用出我能达到的最大悲伤来说这句话——是事实,只不过发生在一周前:“我…和我妹妹之前在这吵架了,她跑走了…现在我消气了。我想联系她,但我却把手机丢了,她也不知道去哪了…你可以借我打一个电话吗,求你了,我真的很着急。”

虽然都是胡捏出来的,但不知道是哪一句触动了这位大佬,他看我的眼神竟然柔和了许多(之前我几乎呼吸困难),他似乎同意了:“号码?“

我把我哥们女朋友的电话告诉了他。我欠她钱好久了。很快就通了,那女人非常争气地开口就道:“找你好久了,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我露出一个微笑。大佬放心了,他本来有些迟疑,但现在他把手机递给我,我乐呵呵地接过放在耳朵边,笑得更加灿烂。

我是有手机的人啦。

我踹了大佬后腰一脚,他猝不及防踉跄着向前走了一步——我本来以为他会飞出去,但看起来他毕竟是大佬,他只是没能稳定住身体,但这足够让他掉进公园小河了。他扑通一声掉进河里,水花溅到我身上,我不敢久留,拔腿就跑。身后似乎传来大佬的怒吼声,但我当过记者,他来不及追上我。



3.
大佬的手机,好像不太一样。

我从后台发现了一个神奇的软件,我从来没见过,有几个选项。在我走过路口时我按了红绿灯标识的那个,意外地发现所有灯变成了红灯——我被惊呆了,再按一次又都变成了绿灯——哦有人撞上了。

我赶紧又按了一次,这才有灯变回红色,有灯仍然是绿色,这回好了,我松了口气。我可不想被警察抓起来, 虽然偷手机这种事情也十分违法,但芝加哥每天的小偷加起来也有八九十个,他们不怎么会管没见到的…
嘿,这个又是什么功能?
为什么井盖飞起来了?
我天,我刚刚是引爆了蒸汽管道吗?
我开始手忙脚乱起来,有人下车大骂脏话以发泄不满。但一不小心升起来的路障让想绕道而行的车子也宣告报废,司机们纷纷从驾驶位里气势汹汹地跳出来,想找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猜这事是要上头条了。

我拔腿就跑,眼睛却让看者手机,想着应该不会有更多的神奇玩意,但失败了。我意外发现手机接通了摄像头,就我头顶的那个,我的影像清晰可见,我甚至能从手机里看见我留着口水的脸。

但这还没完,我竟然读取了从我身边路过那老兄的资料,他的个人信息在我的手机屏幕上一目了然。还有他的工资水平,还有账户余额,还有…恋童癖是什么玩意?还可以黑走他账户里的钱?当然,这种人渣还是不要心存怜悯——等等!

等我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的时候,那老兄的账号余额已经变成一个明晃晃的0了。

我目瞪口呆。这根本不是手机。

我想我可能抢了假手机。



4.
这手机是假的。

绝对是假的。

因为我甚至不能打一个电话——老天啊,这么多功能的小东西却打不出电话。我只是单纯地想给我老妈报个喜,虽然这算不上什么喜,我只想告诉她我又有手机了,不要担心,不用打钱过来。

我感到万分沮丧,再次远程掀飞了一个井盖。告诉我没信号是什么情况啊?还有比青天白日信号更好的时候?有比大街信号更强的地方?

我只顾闷头走,直到路过麦当劳。肚子恰好饿得慌,瞬间什么都忘记了。但等到我买了麦香鱼喝着可乐哼着小曲推门出来,迎接我的不是和煦的微风,是大佬冷冰冰的绿眼睛。

啊,看到大佬。我不禁脱口而出:“你为什么用一部假手机?”

大佬愣了愣,竟然笑了:“为什么是假手机?”

“因为它甚至打不了电话。”我愤愤地说。“你简直是个大屁眼子,欺骗骗子感情,我连给我妈打电话报喜都做不到。她会打钱过来,她会担心,一切都糟透了。”


“我在想我应不应该再信你一次。”


5.
我被大佬拖进巷子里揍了一顿,他还算仁慈,没有在麦当劳前踢我的屁股。但我仍旧十分伤心,因为我怕我老妈已经不认识我了。

“你他妈用的才是假手机。”临走前大佬说。他把一个东西砸在我脸上,是我一周前被丢的那部,我缩在墙角,一时间感动得眼泪鼻涕连着血哗哗在脸上流。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露出一个说得上是不屑的的笑:
“全世界手机都可能是假的,但老子这台不可能。”


END

后记:

“妈,我可能用的是假手机。”

“什么假手机?”

“我以前可能被骗了,我刚刚遇见个人有台真手机,不但能改红绿灯还能炸管道,还能看摄像头和别人档案!那不是软件,因为我甚至没法删除它,它是那个玩意自带的功能。”

“这不可能的我的小可爱,手机就是用来打电话的。

“…”

“要我说,那你可能遇见了假人。”

评论(16)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