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懒格子

杂食生物 (:312是一个没有cp洁癖的人 欢迎各种安利交流【期待

有时会产很劣等的粮自娱自乐 懒癌晚期

逆裁坑热恋期 欧美圈常驻人士 死宅max

【薇恩中心】人以群分

-恭喜WE和RNG都进四强啦(´▽`)
补发一次 好久以前写的 但是突然被搞了 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
当时在英雄联盟宇宙里看完VN背景故事心都碎了
相当于把自己妈杀了呢 她的爱到底是给了弗蕾的力量还是弗蕾呢。
-这是一个自我脑补的后续 一个不同的结局 至少在这个故事里 我希望她仍有一颗心

(1)
她沉浸在对于弗蕾安危的担忧之中。

月亮半隐在层层叠叠的云中,像罩了层纱。这令人不安。薇恩手上死过不少恶魔,她唯独仍对未知与黑暗心存敬畏——但也只是一瞬。随即血液里狂躁奔涌的仇恨之火席卷了她的全身,那长角的恶魔近在咫尺了。薇恩永远无法忘记那令人发指的微笑,那是肖娜薇恩死去的丧钟啊。她定亲手将圣银刺入那畜生的心脏,看那微笑是否还会出现在那张极美的脸上。如果真是如此,那美也将在她的手下变得丑陋不堪,她一定会的。

至于弗蕾…弗蕾是位了不起的战士。她的意志早已在仇恨和弗雷尔卓德严酷的冰雪中磨砺得坚硬无比,她是拯救她教导她的恩人。没有理由担心更多。

她比她更胜一筹。

夜色已深,风雪中的寒意透彻骨髓。薇恩深吸口气,盯着前方弗蕾的白发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开口,那恶魔已经从身后的高草中蹿了出来。那双巨爪中的狼牙棒在她尚未反应过来前便狠狠砸下,肩膀上突然袭来剧痛,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母亲。恶魔。那微笑真是无比刺眼,那畜生在嘲笑她呢。倒下吧,这就是你的终点了。
嗡。嗡。



(2)
弗蕾转过身来,死死盯着薇恩。在这危急的关头,薇恩不知是什么使她犹豫了,她徒劳地试图站起来,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抬起她的手,她抓不住她的弩——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弗蕾的声线有些颤抖,但更多的是怒火。刹那后白雪皑皑间不见了那坚毅女人的身影,只有一头凶恶的,与她曾经猎杀的那些恶魔一般有着狠戾双眸的雪白的巨狼。弗雷尔卓德巨狼将那恶魔扑倒在地,只消一秒,便将袭击者撕成两半。腥臭的血撒了满地。

薇恩的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心脏在胸腔里凶猛地跳动着,火焰燃烧在每一个地方。背叛。背叛。黑魔法的味道,令人作呕。而那恶臭的主人,是她视若母亲的恩师。

而那满身冰晶的巨狼已然再度化作了她所熟悉的弗蕾的模样来到了她身旁。弗蕾有些焦急地解释着:自从家人死后,她便成为了一名萨满,在自己身上施下了诅咒,从而获取了变换形态的力量来对抗冰霜女巫。获得力量的仪式需要黑暗魔法的协助,但她的做法是为了保护─

弗蕾猛地停住。薇恩双眼满是死寂,手腕上小巧精致的弩机对准了她的心脏。

(3)
“请你原谅我…孩子。”弗蕾流下泪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自己。冰霜女巫的力量过于强大,我不可能…”
我的敬爱竟给了一个恶魔。薇恩想着,心里唯一的光芒也消散了。她该一箭杀死这恶魔,血液里叫嚣的仇恨让她这样做,但在最后一秒她拉住了那头野兽,暂时地。太多的苦痛要把她压垮了,她不知道在那一刻她还能不能做到,但她的确快要不行了。

薇恩在冷风中一动不动,伤口上的血早已冻结。弗蕾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的嗓音带着破碎的温柔:“你受伤了,如果你就这么去猎杀你的仇人,你需要我的帮助。”

她猛得醒悟过来,拉住那头野兽变得不再那么难了。她把它关回心底,感受着来自弗蕾的温情静静流过,尽管这带来钻心的痛苦,但仍让她的内心重又燃起火星,虽然无时无刻不刺着她的心窝。薇恩放下手臂。她还活着,哪怕疼痛不堪,自己仅存的一部分仍值得活着,而不是被亲手扼杀。

“我不会变成一个恶魔。”薇恩只是这么说道。她将被甩飞的夜视镜再度戴好,没有再看一眼她曾关爱的老师:“距黎明还有几个小时,我们来得及。”
自从双亲死后,这是薇恩第一次露出笑容。


(4)

薇恩举着巨弩步入大殿,但地上只有几块已是碎片的尸体。唯有她鞋子踩在光滑石砖上沉重的声响。
“那妖女不在这。”在几秒后,薇恩宣布道。她看向弗蕾,后者正弯下腰捡起一块暗蓝色的冰晶。弗蕾抬头看向她,面色难以捉摸。
“是丽桑卓。”弗蕾开口道。“她来过这里。”
“那么,这是你的事情了。”薇恩说,她的声音却意外地轻松些许:“那妖女是不会放弃的,她一定会再度作恶。到那时候,我会赶到终结她的性命。”
说完,薇恩从弗蕾身边走过,向着德玛西亚的方向走去。
“下一次见,我会让你得到解脱。”她的声音冰冷,宛如黑夜本身。
弗蕾看着她疾步离开,没有多说一句话。此时第一缕阳光已经从冰山那头投射过来了,黎明时分朦胧的光撒在常年不化的寒冰之上,不能撼动其丝毫。她知道,再见到她的学生,便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弗蕾为此感到痛苦,但她不会后悔。
静默片刻,弗蕾再度踏上弗雷尔卓德坚实的白雪,她也有她的仇恨要去付诸行动。巨狼奔向雪原深处,很快便与冰雪的颜色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END





















评论

热度(1)